缩略图分享
返回首页大小新闻

栖霞衣家村书记衣元良:做新时代“愚公”,打造乡村振兴衣家样板

2018年12月03日 06:28 来源: 大小新闻   

大小新闻客户端12月2日讯(记者 张苹 摄影报道沿栖霞市亭口镇驻地一路向西11公里,在大山腹地,有一个仅有57户、127名村民的“袖珍村”,叫衣家村。村子依山而建,林木茂盛,风景怡人。沿着山脚,5.5米宽的平整山路蜿蜒而上直达山顶,420亩果园点缀山间,一派安宁祥和的农家景象。而在72岁村民衣忠国眼中,这与一年前相比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个拥有300多年历史的小村子,曾是缺水、少路的贫困村庄,但自从衣家村党支部书记衣元良上任后,带领群众自己动手在荒山顶上修通了环山路,解决缺水困境,也因此被大家称为新时代的“愚公”。如今,衣家村焕发生机,迈出乡村振兴的铿锵步伐,成为乡村振兴的“衣家样板”。

靠山吃山、缺水少路,贫困扎根小山村

2009年,当过14年兵的衣元良回村担任党支部书记时,面对的是一个别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烂摊子:原来的班子软弱涣散,干不成事,村办公室因为年久失修而坍塌,村集体长年没有一分钱收入,反倒欠着十几万的外债;群众上访不断,让上级党委政府非常头疼。更让人望而却步的是,建村300年了,村民们还是延续着靠山吃山的原始劳作方式,人均纯收入始终没超过5000元,贫穷似乎在这小山村扎下了根。

上任伊始,衣元良总结了村里的三大穷根:

第一大穷根是缺人。衣家村本来人口就少,只有57户、127人,常年在外打工的30多人,季节性外出打工的更是占到全村劳动力的80%,留在家中大多年老体弱。

第二大穷根是缺路。衣家村在半山腰上,用当地老百姓的话说就是“村中有路走不通,山上无路鬼见愁”。村里路都是泥土路,而且家家户户的柴草垛、垃圾堆随处乱放,走辆三轮车都困难。通往山上果园的山路都是天然形成的羊肠小道,村民只能扛着小推车上山劳作,偏远一点的地块走一趟就得一个多小时。大樱桃、苹果的运输主要依靠肩挑手提,遇到收成比较好的年头,一些上岁数的果农只能眼睁睁看着运不下山的水果烂在山上。

第三大穷根是缺水。衣家村地势高、水位低,村民饮水就靠一口咸水井,天旱少雨的季节每天供水不能超过两个小时。300多亩耕地中,有条件灌溉的不足30亩,全是看天吃饭。由于不通水,家家户户都在自家果园旁边挖湾积蓄雨水,到了干旱季节,村民只能提着塑料桶到井边抢水,每桶只能浇一棵树。

意识到这些问题,衣元良一上任就立即组织把村里的柴草垛、垃圾堆清理出去,靠四处化缘来的钱硬化了道路,先让村庄的面貌有了个大变样,比上级推广环卫一体化提前了2年,村民脸上开始有了笑模样。但2016年的一场大旱还是深深刺痛了衣元良。为了抗旱,衣元良自掏腰包买来4000元的救命水,可送水车硬是卡在山脚下进不了山,村民只能眼睁睁看着40%的樱桃树旱死。

“路和水卡着脖子,再不改变,我们这个村就完了!”强烈的危机意识推动着衣元良不断摸索出路。

一张小工票,让衣家人真正成了“一家人”

2017年初,正在苦苦思索衣家村发展方向的衣元良听说栖霞市委号召村级发展合作社后,就不断学习外地办合作社的先进经验、翻看书籍,一个成立合作社、把村民集中起来发展晚熟桃子产业的想法在他脑中迅速形成。一有了想法,衣元良便拉着村委会主任和会计合计,向他们灌输自己的思路,还带着他们去临近的蓬莱市木兰沟实地学习,把班子的思想统一起来。在这期间,一份《衣家村现状调查——发展思路》也形成了。

从此,衣元良一门心思就干一件事:说服村里的老百姓加入合作社。白天拿着《衣家村现状调查——发展思路》挨家挨户走,一句一句解释。有的群众今天同意了,明天又反悔,衣元良就和村主任三番五次上门,不厌其烦地做工作。

了解到有的群众有“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想法,衣元良马上自费租了两辆大巴,组织村民去莱西市南墅镇袁里村参观晚熟桃种植,让村民当面咨询桃子给当地农民带来的收入。

终于,群众参与进来了,历史的车轮开始转动了。从2017年5月开始运作,到2017年9月6日,“村社一体”的“一点园”果蔬专业合作社正式取得营业执照,全村57户村民中有53户加入。因为村集体没有钱、不能流转土地,他们就决定不流转群众土地,只要群众到合作社参加劳动就算入社。群众参加劳动合作社没有钱付工资,就每天计算工作量,等将来合作社有了收益,这些“工”都可以当股份。为防止会计记‘工’有私心,就印工票,每天由理事和监事同时签字才算数。

于是,一种带有鲜明衣家色彩的模式被创造出来:合作社由衣家村党支部领办、全体村民参加每名户口在村里的村民都拥有1个“原始股”。合作社运行后,实行“工票制”,群众参加集体劳动后,合作社按男劳力120元/天、女劳力80元/天的标准发给工票,社员出工满2000元可折合一股“创业股”,除按股分红外,还可用它购买灌溉用水、果树苗和水利管线。衣元良户口不在村里,自然也没有分配到“原始股”。

比成立一个合作社更可贵的是村集体的概念在衣家人心中越来越清晰起来。2017年初冬的一场大雪几乎让衣家村霸屏栖霞人的朋友圈:大雪之后,各家各户不仅自扫门前雪,还自发清扫了村里所有的大街小巷,直到村口。当白雪、蓝天、劳动的群众、干净的路面组成的照片被发到微信朋友圈,很多在外打拼的衣家人激动不已,纷纷转发、点赞,感叹家乡的美景,更感叹抱团之后衣家人的新面貌。

起初不理解父亲所为

如今儿子被感动辞职回村助乡村振兴

合作社成立之后,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进山路修通、把水通到果园地头,只有“水”“路”并进,才能谈起今后的发展,接下来衣元良要攻下的第一个“山头”是通水,这曾是村民想都不敢想的大事。而衣元良向朋友借了15万元,当天就把钻井队拉到了村里。历经重重困难,一口335米的深井成功出水,衣家人终于有水吃了,有水浇地了。接着,衣元良趁热打铁,带领群众修了以前村集体废弃的水塘。水塘建好后,衣元良又建了三个泵房,为今后集中供水打下基础。

水解决了,衣元良开始向第二个“山头”发起攻击:通路!

尽管有了群众的支持,但毕竟是几代人都没敢动过的大山,困难还是比想象中的大得多:山坡陡峭,以前一点路都没有,打炮眼的时候需要把绳子一头系在腰上一头系在树上,有的地方需要连放3次炮才能打通,2米深的炮眼打了2300多个,炸药用了2吨多。

山路炸开以后,因为没有钱雇施工队,全靠村民一锤一锤地碎石、一锨一镐地平整路面、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垒砌挡土墙。没有施工机械,村民们就把自家运苹果的三轮车开到工地上……施工到了关键时候,衣元良天天靠在工地上,经常半夜十二点给村干部打电话商量第二天的工程安排,第二天天不亮就进山探勘地形。

就是这样挨着靠着,山村里的路渐渐通了。如今,走进衣家村,5.5米宽、5.5公里长的环山路直通山顶,路边全部是用石块砌成的挡土墙;建成海拔300米以上的高位蓄水池2处,一处蓄水池就能浇地50亩;全村近350亩果园架设滴灌设备,安装智能设备实现刷卡浇地……

然而这一切在衣元良心中还只是个开头,他已经把目光投向生态观光旅游、采摘游、休闲游、绿色养殖……目前,已经建成了30个猪圈,计划先期养殖藏香猪90只。

在外人看来,衣元良回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是个彻头彻尾的“赔本买卖”:不但经营了十多年的水果生意顾不上了,反倒要每月花4000多块的工资雇人帮着照看;村集体没有钱,有个大小支出都得他拿钱先垫上,光记到账面上的就是十几万,那些今天1000、明天500的零碎开支数都数不过来;自己家的地,更是顾不上,到山上一看哪块地里的草最高,哪块肯定就是衣元良家的……

家人不理解他不顾家、倒贴钱,但他打个马虎眼照样往外垫钱,“自从当了那个书记,他算是干脆把这个家扔了。”他的妻子一说起来,眼圈就泛红。

不过,衣元良的儿子衣凯霖内心却发生了巨大转变。“以前他为村里做那么多事,我很不理解,不过现在我感觉他做得都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深深感动了我,我很为他自豪。”由于村里缺少年轻人,衣元良还打起了自己儿子的注意,请他回来帮助村里。为了让父亲不再那么辛苦,衣凯霖今年10月份辞去上海的工作,回到村里负责产品销售渠道的开拓,包括微信、微博等新媒体渠道的拓展。

在衣元良的带动下,如今的衣家村就像东方那一轮冉冉升起的朝阳,已经冲破了云雾,每天都在放出新的光彩、带来新的希望。

责任编辑:王蕾

声明:大小新闻版权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热门评论

    精彩推荐

    关闭
    黑龙江十一选五